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知名律师事务所
综合法律服务 中英双语服务
深圳律师网首页 > 成功案例 >
搜索
    
深圳律师:旅客在自费项目中受伤,旅行社须赔偿
     20124月,陈女士报名参加某旅行社的“泰国六天游”,在巴堤雅金沙岛参加水上降落伞项目从高空坠落受伤,造成八级伤残。旅行社及其承保公司认为:致使陈女士受伤的活动项目属于陈女士自己选择参加的“自费项目”,旅行社所收取的旅游费没有包含该活动项目的费用,不属于旅行社合同约定的服务项目,旅行社不是该项目的旅游经营者,而应由水上降落伞泰国方运营单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拒绝向陈女士赔偿。陈女士及其家属与旅行社及其承保公司多次索赔无果后,于201212月委托陈亮婷律师代理索赔。

     陈亮婷律师接受陈女士的委托,就上述纠纷向深圳罗湖法院提起索赔诉讼。法院经两次开庭审理后,最终采纳了陈亮婷律师的意见,认为:

     1. 旅行社对水上降落伞项目进行了介绍和推荐,该项目虽然在行程单上写明是“自费项目”,但实际应视为“另外付费“的旅游项目,不属于原告陈女士自由活动期间或其他脱团时间所进行的个人活动。

     2. 旅行社作为旅游经营者,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事项和须注意的问题,应向旅游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是警示,并采取合理的必要措施防止危害发生。

     3. 旅行社有义务帮助旅游者明确了解项目实施者的资质、安全保障情况等,并有义务作出明确的警示,但旅行社未举证其履行了上述义务。

 因此,法院判决旅行社须向陈女士赔偿各项损失。

 

陈亮婷律师的代理词:

                                                   代理词

                        2013深罗法民一初字529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陈的委托,指派陈亮婷律师为代理人参加诉讼。本律师现根据两次的庭审情况,发表本代理意见:

 

         一、水上降落伞项目虽然不是被告直接提供服务的活动项目,但由被告安排在集体旅游行程里,仍然属于合同约定的服务,属于被告通过其在旅游目的地的合作伙伴完成的旅游服务。

 

        1.原、被告的《团体出境旅游合同》第二条“旅游行程计划说明书”中明确约定:“旅行社应当提供带团号的《旅游计划说明书》,经双方签字或盖章确认后作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而被告的“动感泰国六天吃喝玩乐游的行程路线”则视为旅游计划说明书,是旅行社统一安排的集体活动行程计划,是合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而水上降落伞项目则被安排在第四天的行程里。

 

        2. 水上降落伞名义上是“自费项目”,实质上并非原告自行脱离集体活动、自行参加被告安排的旅游行程计划以外的个人活动。

         行程计划说明书是由旅行社起草的,旅行社将部分“另付费用”的旅游服务项目美其名曰“自费项目”。目的是为了:一是故意抽离出合同约定的旅游费之外,以低廉的旅游费招揽业务;二是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一旦活动项目发生意外,则以此试图主张“活动项目”是旅客自行选择的个人活动,以此推卸责任。因此,不能单从文字表面断章取义,将水上降落伞项目认定为原告自费参加的 个人活动。

 

      3.旅游服务是一个具有很强行业特色的服务,实际中,旅游社由于人员、财力业务水平方面的限制,很难将旅游过程中的一切事务全部提供,常常要与其合作伙伴合作完成旅游服务,需由旅游目的地的旅游经营者提供实际的游览服务。而本案中,被告收取了原告2380元的低价旅游费,其实只是旅游签证费、交通费、住宿费等成本费用,然后通过泰国方的旅游经营者提供实际的游玩服务,再另外收取游客的活动项目费。原告和团里其他旅客一样,另外向被告安排的导游支付了1400元,作为参加水上降落伞等“自费项目”的费用。

 

       4.原告作为一个50几岁的老人家,对水上降落伞、水上电单车这些高危活动本身是不愿意参加,是在被告安排的导游强烈要求“支持工作”这种情况下“被选择”的。因为该行程本身是被告统一安排的,原告是在被告固定好的行程框架下被动选择。

 

         综上,被告是通过旅游目的地的旅游经营者,对原告提供旅游服务,即泰国方的旅游经营者是被告选择的合作伙伴,受被告委托,对原告提供游玩服务,被告有谨慎选择合作伙伴的义务,有保障原告人身安全的义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的明确规定:“签订旅游合同的旅游经营者将其部分旅游业务委托旅游目的地的旅游经营者,因受托方未尽旅游合同义务,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受到损害,要求作出委托的旅游经营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因此,被告应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二、被告的随团领队邝美华已经在出险报告书里(原告方证据45)明确了“水上降落伞项目是由旅行社安排” 的。因此,无论水上降落伞是合同约定的服务,还是自费项目,被告均有义务保证旅游者的人身安全。

 

        三、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是原告自主选择参加水上降落伞项目,但被告依然有义务对原告的游玩行为进行有效告知和警示劝阻,否则也视为没有尽安全保障义务。而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注意事项、安全警示方面予以明确标注和提醒,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在乘降落伞过程中存在过错。

 

       综上,请贵院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

                                    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所

                                        陈亮婷律师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相关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招聘英才
51La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粤ICP备130434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