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知名律师事务所
综合法律服务 中英双语服务
深圳律师网首页 > 成功案例 >
搜索
    
买方向卖方的挂靠业务员支付货款,视为向卖方支付

原告:湛江市HF纸业有限公司

诉讼代理人:该公司职员刘某、彭某

被告:深圳XX印刷包装有限公司

诉讼代理人: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 陈亮婷律师

案由:原告起诉被告支付货款 ¥38754元。    

                       

     案情简介:被告从2010年 月开始从原告处购买印刷用纸,前后共交易八次。而原告的挂靠业务员王某一直是负责原被告之间业务往来的操办人。最后一次交易完成后,被告向王某支付了货款(即诉争货款)。但由于王某只是原告的挂靠业务员,因不满原告扣押其业务提成,因此私自携带全部货款不知去向。因此,原告认为没有收到被告的货款,向原告追偿,无果,后起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法院经两次开庭审理,最终采纳被告方代理人陈亮婷律师的意见,认为:原告方的挂靠业务员向被告收取货款的行为视为职务行为,被告在善意地确信王某是原告的表见代理人的情况下,向王某支付货款,视为已向原告履行了付款义务。原告因自身公司内部监管不力导致其货款流失,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向王某追偿。


附:陈亮婷律师代理词

代 理 词

案号:深宝法民二初字[2012]94

尊敬的审判长:

     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深圳XX印刷包装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陈亮婷律师为被告的代理人参加诉讼。结合庭审情况和争议焦点,本律师发表意见如下:

 

     王X是原告的业务员,一直代表着原告,负责原被告之间全部交易(约8次)的订单处理及货款收取。在最后一笔货款即诉争货款支付时,被告善意地确信王X是代表原告前来收取货款的,因此向其支付了现金,即被告已经向原告交付了诉争货款。但由于原告自身公司内部利益之争,王X不满原告扣发其业务提成,擅自携带货款离职。原告自身公司内部监管不力导致其货款流失,才引发了本案。

 

     一、从8次交易的订货单、被告向原告付款的数张支票存根、被告账本中领用支票审批表等原始文件的记录,均显示原告的联络人或代表为“王生”、“王X”的信息及其签字,可以看出,王X作为原告的业务员,是具体负责原、被告之间交易业务的操办人。结合原被告一直以来的交易习惯,被告有理由深信王X有权代理原告收取诉争货款。

 

     1、前四次付款均是王X持有原告向被告出具收据的前来领取支票,被告向其支付。原告辩称每次均是“苏总”前去被告处拿支票,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而交易过程中所有相关文件均没有关于苏总的信息。而被告的支票存根、账本记录等文件则显示是王X的签字确认收取了支票。

 

     2、 前几次的收款收据上均有原告的印章,此印章与原告送货单上的印章是同一个印章。尽管原告称该印章不是其公司的公章,但被告作为一个规范经营能力较低下的中 小企业,其收货员和相关员工根本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去辨别该印章的真伪,也缺乏法律风险意识去要求原告补正。事实上,中小企业都存在着类似的交易手续不规范 的现象,特别是像本案中的涉案交易,标的额较小,即使被告相关工作人员看得出相关单据上的印章有瑕疵,但也不会意识到问题与风险,更不懂得要求原告补正。

 

    3、原告对被告前四次付款均无异议,因此,当王X最后一次持有加盖了原告印章的收据、委托收款的授权书前来收款时,被告深信不疑王X是原告的授权委托人,退一步来说,即使原告所主张的“该印章是王X私自刻制的,并非原告加盖”这一说法是事实,但基于王X一直是原告方的具体操办人,王X也构成了表见代理,被告在善意确信的情况下向王X支付,应视为已向原告支付。

 

    二、原告虽然否认王X是其业务员,但从其在庭审前、法庭调查中表现出太多不正常的巧合,可以印证原告刻意隐瞒、试图掩饰王X是其业务员的事实。

 

     1、 在第二次庭审开始时,本代理人向法庭答辩称“被告已经向原告支付了最后一笔货款即诉争货款”时,原告其中一名女代理人(系原告公司职员)本能反应地回应说 “是付给了另外一个人,我们不认”。其言下之意即是承认被告已经支付了诉争货款,只是支付对象并非原告本身。虽然该女代理人无明确承认收取了货款的某个人 就是其公司业务员王X,但结合其后来在法庭调查中的表现可以推断她口中的某人就是其公司业务员王X。 试问,如果王X并非原告的公司员工,原告代理人如何得知并相信被告已付款给某个人?

 

     2、原 告称被告的订单是其公司“苏总”负责,但交易过程中所有相关文件几乎都没有关于该苏姓副总的信息。被告向原告下达的订货单,全部是发给“王生”,仅有一张 原告当庭出示的订货单的供方联系人处出现了一次“苏总”,但也是列在“王生”之后,这也恰恰印证“王生”才是原被告之间交易的主要操办人。

 

     3、原告承认认识王X,称王X是山东某公司的员工,试问,如果王X是被告凭空捏造出来的,原告代理人怎会如此凑巧认识王X?该名代理人也承认,王X曾与原告的苏姓副总在原告办公室有数次业务会谈,而该副总恰恰是负责公司业务员管理的负责人(这一点原告在庭审时已承认)。

 

    4、原告以该公司有另一名员工“黄锐”是“王生”为借口(备注:黄、王在广东话里是同音),试图解释前述全部订货单上 “王生”之意,试图否认“王生”就是王X的事实,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令人难以相信如此多的巧合。

 

    事实上,临聘业务员、聘请兼职的业务员、或让有客源的个人挂靠经营,是众多中小企业推广业务或盈利的通常做法。综上,很明显可见,原告也是采用了类似的业务推广方式,原告方苏姓副总作为管理公司业务员的负责人,聘请了王X即“王生”作为公司业务员,或让王X挂靠经营合作,向被告推销产品。所以,在最初的一张订单里,供方联络人是“王生、苏总”,由于王永才是具体的操办人,因此其后的全部订单里供方联络人均是“王生”。

 

    综上所述,被告已经向原告的表见代理人王X支付了诉争货款,视为已经向被告支付。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请人民法院采纳本代理意见,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求。

    此致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代理人:陈亮婷律师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八日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招聘英才
51La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粤ICP备13043427号-1